密码:
您的位置> 首页->文化频道->生活

被遗留荒原的摆渡人

来源: 中国电力报作者: 刘谣 日期:18.08.10 [发表评论]
字体大小:  【打印
中国电力新闻网数据库 用户名:
密码:

  周末在家,晋级姥姥快一年的妈妈提起了我的姥姥。对于姥姥,我更多的认知来自于妈妈的讲述:她没有文化,只认得自己的姓氏;她不善于邻里交际,因此没有好人缘;她一生都行走在屋里屋外,伺候着八个子女外加他们的子女……总之,在妈妈看来,姥姥留下来的,只有她们兄弟姊妹。这让我想起了《摆渡人》中的一句话:“她的遗物并不多,而我,也是其中一件。”原本,对于这本书,我只当成是一个爱情故事,并感动其中。但从妈妈充满了思念和遗憾的眼神中,让我对这个故事的解读突然多了一分:我们每个人都是幸运的,因为在生活的荒原里,我们都有一个专属的“崔斯坦”———那就是母亲。

  纵然我的姥姥一生并未成为“上得厅堂下得厨房”的完美母亲,印象中的她留着过耳的整齐短发,终日盘坐炕上,守着一堆纸叠的盒子,一盒烟丝,一盒针线。早饭后,她便开始了一天的活计,或是用烟盒的包装纸卷门帘,或是用破布拼图案,或是在纳鞋。累的时候,她就拿起烟袋,云雾缭绕中,眯着小眼睛盯着窗外。一锅燃尽后,接着做她的手工,时光就在这反复中流逝。结果就是,我们家,以及四个姨三个舅的家里,无论冬夏,门上都挂着同款门帘,地上都摆着同款布鞋。直到姥姥去世,那方小炕上还堆着她未完成的作品;直到她去世多年后的今天,我家门上还挂着用了快二十年的门帘,柜子中还珍藏着一双崭新的黑色布鞋。

  姥姥生病卧床的两年,正值孩子们的“苦难期”,每个人都焦头烂额地应对着生活的磨难,他们有干不完的农活,操不完心的孩子,还有总是捉襟见肘的财政。姥姥总念叨着这个那个却不能及时相见,直到那个雪夜,猝不及防的消息让大家一片慌乱……俗话说“有妈才有家”,如今,我最小的舅舅都过上了含饴弄孙的生活,他们兄弟姊妹总是在电话中相约“回家看看”,却终不知家在何处,只有在姥姥茔冢前的缕缕青烟中,才能寻求到一丝久违的归属感。面对着穷尽一生守护自己度过荒原的母亲,她们却再无机会回首去摆渡,终将母亲的灵魂留在了那片雪夜中的荒原上。

  (作者单位:山东平度供电公司)

 

责任编辑:王诗蕊  投稿邮箱:网上投稿

附件:

  【稿件声明】凡来源出自中国电力新闻网的稿件,版权均归中国电力新闻网所有。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,想了解更多精彩内容,请登录网站:http://www.reddress2016.com

相关新闻:

今日焦点

数据中心

基层一句话新闻

Copyright© 2001-2013 中国电力新闻网 版权所有

本网站所刊登的《中国电力报》、《金沙娱乐平台》上的新闻,版权归中国电力报社所有。未经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。

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批准中国电力新闻网登载新闻业务的函:国新办发函[2000]232号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 编号:京ICP证090268号 京公网安备:110102003567

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编号:10120170021